工程机械中国网 CMSINO.COM 欢迎您! 【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 > 一线调查
分享:
散户的一天
2015-03-06 18:15:10 来源:工程机械中国网
本文导读:临近年底,大部分工程机械用户都急切盼望早日回家与亲人团聚,但在市场不景气的今天,要帐难、工程难、谋生难已成为横亘在回家路上的三座大山。
  临近年关,大部分工程机械用户滞留外地,因为拿不到工程款,他们无法回家与亲人团聚。

  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然而,临近年关有一部分人却因为没有拿到本该属于自己的收入,不得不滞留在外乡,过着焦虑紧张、忐忑不安的生活。在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带着钱回家过年。今天,让我们带着您走进他们的生活。

  故事一

  标题:误上贼船

  导语:用老王的话说,自从买了工程机械,进入这个行业以后就像上了贼船,做的是“要饭的生意。

  正文:王东山可以算是北京霍营工地上年齡最大的司机了,今年60岁的他有三台车:一台挖掘机,两台压路机。

  三台车并没有给老王带来应有的财富,反而让他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他说:“今年的形势糟透了,半年的时间都没有活干。”老王告诉我们,2013年他的一台挖掘机仅做了1500小时左右,两台压路机仅做了几百个小时。他表示,现在开挖掘机一年的收入还不如普通打工者的收入。

  王东山进入工程机械行业缘于老乡的介绍。早些年他在承包工程的过程中,经常与挖掘机师傅打交道,听说这个行业有钱赚,他便动心了。2007年,老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贷款买了一台挖掘机。没想到第一个月便赚了一万多元,然而,这股高兴劲儿没延续多久,他心里便忐忑不安起来,除去银行贷款、司机工资、油钱、生活费基本上没落下多少钱。很快,老王便发现单靠一台机械还贷款很困难,于是他又贷款买了一台挖掘机。有两台机械同时工作,老王的日子好过了很多,但除去每月的还贷和其它开支外,依旧存不下多少钱。老王又想着干脆再买一台车,还能匀点儿钱还贷款,于是又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了一台压路机。

  除了找不到足够多的工程外,更让老王操心的是工程款难要。2013年春节前,老王被拖欠了四五万元工程款,他自己想办法付清司机工资后,回家过年时口袋里只剩600块钱,当时就觉得很“丧气”。

  老王遇到过8000元的工程款只给5000元的情况,也碰到过被恶意拖欠17万长达两年多的情况。说起这拖欠的17万工程款,老王就很激动,他找了几十台机器一起做的,付了43万,还有17万一直拖欠不给,他到对方办公室找过,到工程建设单位找过,也带人在对方单位门口拉过横幅,但均告无效。一晃两年多过去了,被逼无奈之下,老王只好把对方骗到霍营,扣押了人和车,逼对方写下欠条,两天后终于拿到剩下的工程款。

  用老王的话说,自从买了工程机械,进入这个行业后就像上了贼船,做的是“要饭的生意”,还不如卖破烂的。而那些开着小轿车成天溜达等生意的年轻人其实也没表面看着风光,他们都是向银行借贷才有的这一切,属于“骑人家的马,耍人家的刀”。

  故事二

  标题:熬

  导语: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丁书山不得不和儿子一起苦苦支撑下去,也许在他们心底已经没有了未来。

  正文:为了帮助儿子照看挖掘机,一个多月前,山东高唐人丁书山来到了北京。

  儿子今年24岁,已经成家,有一个孩子,丁书山与儿子、儿媳、孙子一家四口挤在一间狭小的出租屋里。

  丁书山的儿子名叫丁守山,从事工程机械行业已经有6年的时间。目前有一台5吨的韩国大宇小型挖掘机。

  丁守山是在山东济宁的一所技校学的挖掘机操作技术,在技校学习了两个多月后,出来找不到工作。后来,托一位亲戚帮忙,终于找到了一个工地给别人做了半年学徒工才出师。

  最初是给别人打工,三年前丁守山也借钱买了一台大宇挖掘机自己开。由于市场形势不好,工程时断时续,至今丁守山的贷款还没有还完。

  丁书山每天都帮儿子看挖掘机,等客户上门找活。看车期间每天早餐吃一碗豆花一个煎饼,中午吃两个馍,晚上回家自己煮点饭炒点青菜,隔两三天买一次肥肉,炖菜用。

  丁说今年很艰难,总工时做了1400-1500小时左右,而且工程款很难收回来,预计要到腊月二十七八工程款要的差不多了才能回老家过年。

  2012年被拖欠20000左右的工程款,2013年才结清,估计2013年也有20%的款要被拖欠到2014年春节后。

  由于贷款还未还完,丁书山心里一直很压抑,他希望明年的市场能好一点,能多赚一点钱。他与儿子、儿媳合计过,打算明年正月十五以后回北京……

  故事三

  标题:阳光青年淘金记

  导语:在北京挖掘机市场摸爬滚打多年,蔡芳滨一直在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正文:在北京霍营工地,有许多山东聊城人,蔡芳滨便是其中的一个。今年23岁的蔡芳滨阳光帅气,整天笑眯眯的,在工地上很有人缘。

  蔡芳滨告诉记者,他从18岁便开始学开挖掘机,2012年底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一台5吨的久保田挖掘机。

  他每天来霍营工地“扒活”,有时也通过朋友介绍接活,主要接一些小区改造的土方活。

  蔡芳滨有一个姐姐在北京燕郊做建筑机械租赁生意,女朋友在老家工作。蔡芳滨表示,他不愿意靠别人的帮助生活,想靠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现状。

  谈起2013年的收入情况,蔡芳滨直摇头,他说:“今年活不咋地,只做了1500小时左右。除去油钱、司机工资、房租、生活费等,基本上剩不下多少钱。”

  2013年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到了年底,大部分工程款还没有要回来,蔡芳滨打算二十号左右回老家过年,至于能不能要回工程款,他表示“没有把握”。

  旁边一位等活干的老司机告诉我们:“别看有些司机开着小车悠哉游哉的样子,那是在装门面,其实大部分人都没什么钱,都是靠贷款在勉强支撑着。”2013年落寞的工程机械市场让蔡芳滨不堪回首,他只是希望明年开年后生意会变好一点,多赚点钱尽快到贷款还完。

  故事四

  标题:李田涛的烦恼

  导语:要帐已成为李田涛面临的最头疼的事情。

  正文:相比较而言,李田涛的情况要好一些。今年27岁的山东德州人李田涛有两台挖掘机,一台斗山的、一台沃尔沃的,当天两台车都在工地上干活。

  李田涛2009年进入工程机械行业,目前刚刚还完月供,由于不存在还贷的压力,身上的压力自然要轻松许多。

  李田涛生性豁达开朗,爱交朋友,在圈子里颇有人缘,李田涛告诉我们,过去的一年对他来说情况还不错,一年能干十个月的活,一台车能干2000多个小时,在当地算比较好的。

  但李田涛也有自己的烦恼,他告诉我们,尽管今年形势看起来不错,但实际也赚不到什么钱:雇一个司机一年工资得五、六万元;烧油得两、三万元;还有房租、生活等开支,养一台车一年得十多万元的支出,而一台车正常情况下也只能赚十几万元。虽然赚不到多少钱,但工程款大部分被拖欠着。

  李田涛说:“现在最困难的就是要帐,都快到年底了,大部分工程款还没有要回来。”他告诉我们,如果要不回来钱,今年就没法回去过年了。他估计年底能要回百分之七、八十的帐就不错了,还有一部分可能要等开年后才能慢慢追回来。

  故事五

  标题:致富有道

  导语:凭着勤劳的双手和精明的头脑,张杭州做起了河砂生意,成为北漂一族的佼佼者。

  正文:河南信阳人张杭州有一份令人羡慕的收入,一年四五十万元的收入水平足以让他及全家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张杭州有一台装载机,两辆载重卡车,除了开车外,他还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他将河砂从家乡运到北京,然后高价出售给当地建筑工地。

  张杭州自从把老人接到北京后,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只是每年清明节时回家扫墓。如今,张杭州唯一担忧的是孙子的读书问题,他说:”北京读书太贵了,孩子上初中得几十万元的转学费,还不方便。”为此,他在老家县城买了房子,派老伴回乡照顾孩子生活,期待有一天,全家人都能在北京定居下来。

  故事六

  标题:压力

  导语:李秋最大的梦想是多赚点钱,能够在老家买一套房子。

  正文:李秋最近心里十分矛盾:临近年底了,他特别渴望尽快回家看望女友,可又怕见到女友哀怨的眼神。最近一段时间生意不好,离自己定下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他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

  今年28岁的李秋是河南鹤壁人,是一名叉车司机,女友在老家超市工作。李秋与女友的感情很好,俩人都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按照当地的风俗,女方家庭要求结婚前必须先买房,而在鹤壁市里买一套像样点的商品房起码得五十万元左右。这对刚刚还完借款的李秋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李秋原是北京一家工厂里的叉车司机,三年前他从亲戚家里借了四万元加上他打工几年的收入,一共凑齐了十万元钱买了一车3T的特里夫叉车,自己做起了生意。

  李秋告诉记者,在北京市场叉车很多,活儿比较小,一年的毛收入仅有十万元左右,年底前刚把亲戚的钱还完。现在家里催自己结婚又拿不出钱来买房子,心里压力较大。

  他表示,现在只能是尽量多揽点儿活,好尽快把买房子的钱攒够,这样就能永远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了。

  故事七

  标题:上阵父子兵

  导语:王彪和王亮既是父子也是朋友,他们都有各自的圈子,更多的时候是一种亲密的合作关系。

  正文:见到王彪的时候,他刚刚出车回来,他刚刚给别人铲完煤,赚了四五百元,他说:“除去油钱外,够两天的生活费了。”

  王彪是河南商丘人,拥有两台福田雷沃的装载机,一台3T、一台5T,一台6.5T的三一挖掘机,三台车加在一起一年能赚20多万元。王彪说:“开装载机跟打工差不多,一年也就是赚五六万元。”

  儿子王亮在开挖掘机,2013年的活儿也不是太多,全年仅做了1200小时左右。两台车养一台车,日子还不算太难过。像王彪与王亮这对父子俩都在北京工地“扒”活的情形,在北京市场还有很多。王彪说:“像这个行业都是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家里人带家里人。”他告诉记者,2011年前,这个行业还比较景气,“那时候学的人多,近两年市场不景气,慢慢地学的人就少了。”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看来在工程机械行业也是如此。

  故事八

  标题:好搭档

  导语:李占森和尹景合这对好朋友通过自身努力,终于实现了自已的创业梦想。

  正文:临近年底,李占森显得特别忙碌,不仅要出车,还要收工程款。2013年,对李占森来说是丰收的一年,不仅摆脱了还款的压力,而且经过一年辛苦的打拼,终于扭亏为盈,告别了向父母要生活费的历史。“看来这条路真是走对了”,想起这些李占森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李占森是河此邯郸人,2009年他和好朋友尹景合合伙买了一台15吨的斗山挖掘机,经过三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在2012年还清了贷款。近两年,尽管市场形势不好,但李占森和尹景合凭着过硬的技术、良好的服务赢得了客户信赖,生意也越做越好。

  2013年,在北京市场工程量整体下滑严重的情况下,李占森和尹景合全年出车时间达到2200小时,年均纯收入近30万元。

  俗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李占森和尹景合这对好哥俩通过自身努力,终于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实现了创业梦想。

  故事九

  标题:等候

  导语:没有足够的谋生手段和谋生本领是大多数工程机械操作手在生存艰难的情况下,选择留守的主要原因。

  正文:在北京霍营工地我们还看到了一位女人焦急的身影。经过询问才知道她叫王宪华,正在等丈夫,她的丈夫蔡学军是一名挖掘机操作手,开挖掘机已经有七八年了。她的丈夫领工钱后,正在和朋友一起耍。而她并不知道丈夫的具体位置,又没有联系方式,只好在附近苦苦守候。

  王宪华告诉我们,她是被丈夫带出来的,刚来北京不到一年,目前在北京给别人当保姆,月收入3000元。王有一个女儿在北京工作,儿子11岁,在老家读书。

  当问到“对工程机械行业的看法时”,王表示,“自己不太懂,只是听丈夫说形势不太好”。当记者问到“有没有想转行的想法”时,王表示自己和丈夫都没有文化,只能干点体力活,只是希望能凭自己勤劳的双手和丈夫一起多挣点钱,共同把孩子拉扯大。

  中午13:00多,当记者离开霍营工地时,看到王宪华还在附近溜达,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出来……


  更多工程机械资讯尽在工程机械中国网:http://www.cmsino.com ]]>
相关新闻 更多 >>
推广热,订单更热!
方圆混凝土搅拌站产品批量进驻国外市场
【征北行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绝对不能错过!
征北行动,厂商协同,群策群力,备战2017
山推大马力推土机驰骋海外 与欧美品牌同台竞技获赞
山推大客户行之泰国市场调研访问
杂志订阅
工程机械周刊

趁着里约奥运会的东风,中国企业将更加注重巴西市场研发的投入,【详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主办单位:工程机械中国网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69085号